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换亲
11181 次点击
12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19/5/14 20:34: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换亲”在我国古时称为“交换婚”,即双方父母各以其女交换为儿媳,或者男子各以他的姊妹交换为自己的妻室均是。《尔雅·释亲》云:“妻之父为外舅,妻之母为外姑,……妇称夫之父曰舅,称夫之母曰姑。”

    据史料记载,在我国西周,姬、姜两姓世代联婚,从不断绝,并从此时起,换亲即在民间流行了。又据左昭二十八年载:“晋祁胜与邬臧通室”则又是另一种换亲的例子。直到刘宋,孝武帝之姑嫁给王偃,生了一子一女,子名王藻,女名王宪源,长大成人后,女儿成为孝武帝的皇后,儿子则又娶了孝武帝的姊妹临川公主,这显然也是一个换亲的实例。

    据专家考证,自刘宋起到唐朝止,历朝统治阶级在婚姻问题上非常讲究门第。门阀相隔,从不结亲,高门大姓,世代互相换亲联姻,则是常有之事,以后辽、金、元三朝,此种事例更是不胜枚举。

    换亲在雁北亦年深日久。门第人家搞换亲是为了巩固发展他们的封建势力;穷苦人家则往往出于娶不起媳妇。更有地富子女,男的无人敢嫁、女的无人敢娶。于是纷纷采用换亲古法,以期不至于断后。为此,不知多少出身地富的青年男女,演绎出了一场又一场惨烈悲壮的爱情故事……

    此俗五六十年代在雁北地区流行,七十年代尚有所闻,今已绝见。  

    得胜堡有个地主名叫刘发财。他有一儿一女,儿子根旺长得高高大大,面目端正;女儿美仙也出落得如花似玉。就因为成分不好,眼看30多岁了,都还没有婚配。

    一天,媒婆上门,说是要为根旺提亲,发财叔高兴的不得了。媒婆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捣鼓出一个伟大的计划:让根旺、美仙和另外一家也有一儿一女的富农王福换亲。其具体办法是,美仙嫁给王福的儿子;王福的女儿嫁给根旺。这样一来,两家的儿子就都娶上了媳妇,免除了断子绝孙的后患。

    话说王福的儿子贵贵不但身材矮小,腿部还有残疾;女儿梅花虽然身材单薄,长相倒也能说的过去。

    梅花嫁给根旺自然满心欢喜,根旺年龄大了对梅花也无所挑剔。然而刘发财的女儿美仙却很无奈,因为她从心里看不上贵贵。但美仙为了哥哥的幸福,最终屈辱地答应了。她出嫁头天晚上蒙头大哭了一宿;过门后,当晚和衣而睡,根本不让贵贵摞动。贵贵认为刘发财坑了他家,暴怒下把美仙的衣服撕得稀烂,美仙持剪刀反抗,险些闹出人命。

    次日晨,美仙跑回家向母亲哭诉,母亲也陪着女儿大哭一场。然而,美仙在哥哥凶神恶煞般地威逼下,在母亲的跪地求告下再次回到了夫家。因为按照当地换亲的规矩,媳妇是女儿换来的,如果一方的女儿不回夫家,夫家的媳妇也会回到娘家。这样就会造成两个家庭的破裂,两家人的面子都很难看,是风俗绝对不允许的。

    美仙后来三十二岁时病故,她的死与长期心情抑郁不无关系。

    得胜堡还有个叫双印的后生,是村里唯一的一个中学毕业生。身材高挑,英俊潇洒,聪明能干,是村里有名的美男子。可人不得全,他家也是地主成份。在那个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特殊年代,仅管他一天不拉地参加生产队劳动,可村里招工、当兵、推荐上大学等好事,都与他无缘。到了男婚女嫁的年龄,村里和邻村没有一家愿意将自己的闺女嫁入他这个“地主崽子”。

    他的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儿子打一辈子光棍,于是私下里一次次地给双印的妹妹做工作,劝其嫁给邻村另一户地主家的儿子,这才给双印娶进了这户地主家的闺女当媳妇。

    可谁也没想到,双印压根就和这位各方面平平的的媳妇没对上眼。别人结婚欢天喜地,可那天乡亲们就没见他露过个笑脸。

    新娘虽说长相一般,却是个过日子的老实人。婚前,她只是听别人说新郎有文化,长相也英俊。现在结婚了,发现果然名不虚传。她心里自然比谁都高兴。就想着在生产队好好劳动,做个好媳妇,好好过日子。

    可老公整天板着个脸,令她多少有点忧虑。又一想,这些天来忙着结婚的事,他可能是累着了,所以也没太在意。三天五天过去了,十天八天过去了,可老公就是不搭理她,一点想和她亲热的意思都没有,和她说话,一个字两个字往出蹦,数都能数得过来。

    回到娘家,她的烦恼没有逃过同村一闺蜜的眼睛。听了她的讲述,闺蜜一声长叹后,说:“你愣啊,他不主动你就不能主动些吗?”她回说:“这咋能好意思呀?”这位闺蜜爬在她耳边,教给她如此如此。

    第二天新媳妇回到婆家后,吃过晚饭后早早地刷锅洗碗,然后洗脸洗脚上炕。拉开两个被窝,她就钻进了老公的被窝里。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公回来了。看到此情此景,一言不发,蹲在地下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直到午夜时分,还没有上炕睡觉的意思。无奈之下,她只好又溜进自己的被窝。

    有名无实的婚姻就这样一天天地继续着。一晃几年过去了,他俩成了睡在一个炕上的最熟悉的陌生人。

    得胜堡也有家庭过于贫穷的人,因给儿子娶不起媳妇,也采取换亲的形式。以女儿为交换品,为儿子换回一个廉价的媳妇。

    记得村里有两户人家,一户姓马、一户姓赵。两家相距不足百米,也都有一儿一女。因为贫穷,两家的儿子都年过30未婚,两家父母都十分着急。万般无奈,在好心人的撮和下,商定用换亲的办法来解决儿子的婚姻大事。

    刚刚20岁的赵家女儿生得如花似玉,有一个相恋三年的男友在外地当兵。得知父母用换亲的方式为她选定了呆头呆脑的邻家儿子时,她想逃跑。但是看着木讷的哥哥,只能用沉默表示不满。她给远方的男友写信说,为了父母兄长,我只能与马家结婚,但会为心爱的人坚守自己的圣洁。

    1968年,马家儿子与赵家女儿正式结婚,赵家女儿果然遵守了自己的诺言。新婚之夜,马家儿子绝望地发现,“妻子”已将自己的被子缝成筒状、像个口袋一样。从此,赵家女儿每晚钻到“口袋”里睡觉。老实的马家儿子吱吱唔唔地对母亲述说了事情经过,马母十分痛心,但也无能为力,只能告诉自己的女儿婚后也如法炮制。三个月后,马家女儿如期嫁给赵家儿子,赵家儿子送走客人,回到新房,看到“妻子”也钻进准备好的“口袋”里,学起了嫂子。不到一年,两对夫妻终于离异。

    得胜堡还有一个闺女名字叫兰花。那年,兰花的大哥因投机倒把被判刑,她以为再也不用换亲,可以找个自己喜欢的人了,谁知没两年,她的大哥就被释放回家。大哥年逾三十,尽管人样不错,但谁家的姑娘会嫁给一个坐过大狱的人呢?于是换亲的事又被母亲提了出来,刚刚看到希望的兰花又一次如坠深渊、万念俱灰。

    接下来就是不断地相亲,丑的、矮的、甚至于傻的都有,真是令人心碎!好不容易有一家兰花中意的,兄妹二人长相人品都不错,就是家里父母双亡,一贫如洗。但兰花很高兴,不怕穷,重要的是找到了中意的人。接着两家进城扯布缝衣裳、照相,就等着定日子登记结婚。然而好梦不长,男孩在胡家窑煤矿下井时,因瓦斯爆炸当场死亡,亲事自然告吹。兰花哭了好几天,哀叹自己命运太苦,只好再接着相亲。

    兰花不久又与另外一家订了婚。那个后生看着老实木讷,家境也好,谁知他竟然有癫痫病,婚礼当天就发作了一次。

    兰花当晚逃回家中,本家哥嫂对她好言相劝。都劝她别光为自己着想,也想想自己的哥哥。如果你不回去,嫁到你家的嫂子就会跑掉,哥哥就会打一辈子光棍、一辈子怨恨你。兰花的心这才渐渐平复下来,第二天又心思沉重地回婆家去了。

    时间已过去了十几年,昔日的兰花已是两个女孩的母亲。期间我见过她一两次,憔悴、疲惫的样子,让人看着心疼。问起她的生活,她说老公因为有病,啥营生也干不动,里里外外全靠她一个人,她把满心的希望全寄托在女儿身上。我不知道该咋劝她,只有在心里默默地为她祝福。

    得胜堡还有两家穷人换亲,一家的男人又矮又矬不说,还是个秃头。不知开头咋应承的,性格刚烈泼辣的女孩在洞房里就开始寻死觅活了。公婆虽然穷,为人却很彪悍,于是就夫妻联手,拼着老命夺过女孩手上的剪刀,然后死死按住女孩的手脚,让穷矮矬将生米煮成了熟饭。女孩虽然又哭又闹,但肚子却象吹气球一般涨起来了。十月过后,生下一个儿子,她也就认了命。然后,接二连三,又生了三个闺女,从此便死心塌地了。

    说到换亲,最令人尴尬的是两家称呼的纷乱:比如有AB两家,A家的儿子娶B家的女儿,B家的儿子娶A家的女儿(假定A家男大女小;B家女大男小)。因此A家的儿子是妹夫的姐夫;A家的女儿是她兄弟媳妇的兄弟媳妇。A家的儿子生下孩子叫妹妹为姑姑,但又叫妗妗;妹妹的孩子叫他为舅舅,又叫姑夫。但一般人家都是随男方叫,即没有了姑姑姑夫,只有舅舅妗妗。

    直接换亲的好处在于,关系简单。单方面出现了问题,各自带回自家的闺女就算了事。

    为了避免有了孩子,出现有姑姑无妗妗,有舅舅无姑父的尴尬,后来又出现了三家转。即甲家女子去乙家、乙家女子去丙家、丙家女子再去甲家的方式。虽然避开了孩子不好称谓的问题,但麻烦的是,一方出现了问题,想悔婚就不容易了,一下子要波及好几家。

    农村的换亲都是父母为了成全儿子,拿女儿来做交换对象。不顾女儿意愿,强行拉配,因此换亲换出了许多悲剧。

    换亲的事,属于那个荒唐的年代。换亲者的结局是喜?是悲?难以说清。怨贫?怨富?还是怨那个时代?更让人难以回答……



    后记:

    在山西的一些山区,有些婚俗极富北方游牧民族色彩。如陵川县“婚之弊俗最坏者,为山村中间弟收嫂,兄收弟妇者。”新绛县又有“其兄死后,弟又娶兄妇者,谓之‘接交’”。这种习俗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贫困所至,但绝非汉族习俗。汉族受儒家伦理影响,对叔嫂通婚是最为禁忌的。而“兄死,弟可妻其寡嫂”之俗在匈奴、乌桓、鲜卑等北方游牧民族即所谓胡俗当中,正是其风俗特点。在蒙古人习俗中,“寡嫠之妇,叔可使嫂治床,伯可使娣当夕。”所以,山西这一习俗,当属胡俗无异。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河南快3 北京快3 贵州快3 贵州快3 福建快3 内蒙古快3 吉林快3 北京快3 内蒙古快3 广西快3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河南快3 北京快3 贵州快3 贵州快3 福建快3 内蒙古快3 吉林快3 北京快3 内蒙古快3 广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