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二次元赛高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再见了,香港电影的“恶人时代”
2226 次点击
5 个回复
二次元赛高 于 2019/6/4 11:42:1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基哥”李兆基去世,除了情怀,我更感慨他晚年的几个片段。

    有回首:

    

    有看透:

    

    有幸福——今年3月8日,他跟同居30年的女友登记结婚:

    

    也有放下:

    

    到最后,都汇成他曾经“老大”陈慎芝的一番肺腑:

    

    但他们又可曾想到,自己的人生不仅游走于“忠奸”两极,更曾为香港电影掀起一股前所未见的“恶浪”。

    这得从1987年香港影坛两位大佬说起。

    第一位是人称“警察专业户”的李修贤,他于该年成立“万能影业公司”,创业作是他自编自导自演的《铁血骑警》。

    拍摄期间,一位演员不小心撞烂了一辆价值百万港币的保时捷跑车,当时一部普通规模的港片,成本不过2、300万港币。

    这对新公司而言无异于“触霉头”,李修贤直接把那演员骂了几个小时,连他祖宗十八代都不放过...

    按那演员的长相,理应撸起袖子跟李修贤单挑,但他只回了一句:“修哥,不要再骂了,我有尊严的。”再后来,也只是脱下戏服离开片场。

    这演员叫成奎安。

    在这之前,他刚凭李修贤执导的《皇家饭》首次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甘愿被骂几小时,是报这位师傅的知遇之恩。

    

    对此,李修贤当然也懂,所以心目中的成奎安,从来都是这样的人:

    他的外表和内心是两回事。不要看他长得凶巴巴的,讲话巴拉巴拉的,回到家对长辈一声都不敢吭,对兄弟很关心。

    当然,那年的李修贤还是幸运的,除了做老板,也凭一部叫《龙虎风云》的电影提名金像奖影帝。

    通过导演林岭东,他认识一个叫黄光亮的新人,凶神恶煞不亚于成奎安,却都有表演天赋。

    “恶人”组合正式诞生。先在《铁血骑警》里“虐”了李修贤:

    

    又在《霹雳先锋》里“虐”了周星驰。总之他俩一起,准没好事:

    

    林岭东也看在眼里。等筹备《监狱风云》,也邀两人参演。

    安排角色时,他看到哥哥南燕(林岭南)的剧本,他却忍不住说:“里面有个角色写得神采飞扬。”南燕答,是按黄光亮的性格写的。林岭东当即拍板,就让黄光亮演这个角色!

    这就是“傻标”的由来:凶得来憨厚,憨得来幽默,甚至讲情义得有些可爱,每一处都是黄光亮本人的写照。

    

    黄光亮也幸运,不需要刻意“演戏”,就把人物的特点表现出来,成功提名金像奖“最佳新演员”。

    “后遗症”不是没有。《监狱风云》后,几乎所有导演都让他按“傻标”的风格来演...

    “我可不可以用另一个方法去演啊?”我问导演。他说就喜欢我《监狱风云》傻标的做法,只是要我这种演绎方法。

    对此黄光亮不是没郁闷过,但当观众称他为“四大恶人”之一,他又感到自豪:

    当时那个年代,是很荣幸才可以做到四大恶人,那个年代除了石坚叔以外,没什么人能够演出恶人角色。

    并不夸张,当时无论银幕还是日常,形容一个人很坏,都会统称为“奸过石坚”。

    当然,成奎安同样是《监狱风云》的“幸运儿”:出场不到5分钟,就把“凶神恶煞”与“恶有恶报”都演活了。从此角色名“大傻”,也成了他生活中的外号。

    

    

    但林氏兄弟真比李修贤更“狠”:在成奎安和黄光亮的基础上,又打造了“大咪”何家驹和“杀手雄”张耀扬,并在金像奖上创下两个“恶人”同时提名最佳男配角的新纪录。

    

    

    如果说成、黄两人演好人偶尔还有些说服力,何家驹就是“完全没有”那种——谁让他洗个头都能把按摩小姐都吓得大叫逃走?

    到90年代,何家驹在“恶人”道路上更加一去不返。光这一幕,谁敢再找他演好人?

    

    但生活中的何家驹,却又是个很有本事的人。早在1977年,他就买下一间报馆做了总编,最风光时拥有2000万身家;

    同时他又踏入影圈,做过编剧和制片,试过只用15分钟就解决了剧组的大麻烦;

    80年代初,还是影坛“票房毒药”的周润发,筹划成立自己的“影舞者”公司,业务包括投资电影、签约艺人、开演唱会等,当时何家驹不仅是他的经纪人,还帮他掌管很多工作,感情亲如兄弟,难怪对手戏如此默契;

    84年左右,何家驹还去美国住了四年,演戏时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台词——换句话说,如果不看样貌,这完全是人才的标配,谁说恶人没文化?

    相比何家驹的“凶恶”,张耀扬则开辟另一条“邪帅”之路:虽然性格嚣张,但形象和气质都非常衔接香港的现代风貌,可以说是当时港片最“小鲜肉”化的反派。

    

    但相比成奎安、黄光亮、何家驹这些前辈,张耀扬对演“反派”又更有一些个人哲学式的思考:

    这来自于我小时候的记忆,当时(6、70年代)香港一片混乱,所以会发生各式各样不平等的事情。那我就把对这种状况的“恨”,放进我的角色里面,就好像是一面镜子一样,我反过来让他们看看自己的德性——不然怎么演呢?我明明就不是那样的人,我甚至于痛恨那样的事,我必须模拟变成他们...

    就是这种“体验派+方法派”的表演方式,让张耀扬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打造了“杀手雄”、“潇洒哥”和“乌鸦”三大经典恶人的形象,而且都深入人心,可见在他表演背后,实质承载着那个时代的香港环境。

    值得一提的是,1988年张耀扬在《学校风云》里的“恶人”演技,还使得香港电检处将他的结局整段删除。

    原版结尾,是“潇洒哥”堕楼后被栏杆扎死,血流到校牌上,但上映后一律改为堕楼的凝镜,可见这个角色之“恶”,连审查部门都不想给他正脸,免得“教坏”青少年。

    

    更惊喜的是,到80年代末,香港电影仍能成就新的“恶人”,这就是把周润发、周星驰、刘德华、郭富城等都“害”过一遍的龙方。

    

    被称为“奸神”,在于龙方凭《至尊无上》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新演员”后,就从来没演过正面角色。

    要真往细节抠,那阶段他唯一不“奸”的演出,就是在《豪门夜宴》结尾客串敬酒的宾客(左一),笑得非常和善。

    

    跟何家驹近似,龙方虽也是演奸角“不回头”的类型,私下却也很有能力,尤其通过做生意,90年代的身家就超过1000万港元,而且跟前妻离婚时,也愿把财产都交给对方,从此独自生活,这也是履行他本人说过的:

    我在电影里演的总是坏人,所以在生活中一定要做个好人。

    那几年,香港电影诞生了五位经典“恶人”,全部获得演技奖项提名,每人每部戏平均片酬达数十万港币。光说成奎安,5、6年就拍了不下百部电影:

    那几年我基本上没有好好休息一天,在最高峰的时候,同时兼12部。我一天最高纪录,是拍六组戏。那时候赚很多钱,我记得最高纪录,一天可以赚50万港币。

    这就是不折不扣的“恶人时代”。

    当然,以上五位“恶人”的银幕身份都属演员居多,相对“全才”的何家驹,在90年代已被李兆基“后来居上”。

    1990年到2005年,他已先后为近60部电影担任策划工作,更从1994年开始升任监制,后来又做了编剧、制片和导演等,在当时香港电影来说,同样是难得一见的“奇人”。

    而且,李兆基最有名的典故之一,就是靠抽烟赶出剧本:

    有次,电影一边在街外拍,我就要当场写出ending。副导演问我写了结局没有,我说没写,因为我没有烟抽,所以不懂得写,没烟呀!于是副导演立刻叫场务买烟给我。

    除了电影,李兆基连电视剧都玩得转:1998年亚视的经典长剧《纵横四海》,就由他担任监制,其后更监制改编自“友台”老板邵逸夫故事的《影城大亨》,也算当时香港电视史上的一件“奇事”。

    但相比80年代那几位,李兆基却甚少演“大奸大恶”之徒,也甚少演大boss,且很多时候即使演黑社会,也是带有搞笑性质的,比如《丐世英雄》,实力演绎何谓“蛋扯太大了”:

    

    《精装难兄难弟》客串导演,神马叫“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当然少不了《食神》,更是我们成长时最经典的回忆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李兆基这些喜剧角色不仅是观众的欢乐,也寓意“恶人时代”进入另一阶段。

    90年代,黄光亮一度退出影圈,原因很简单:

    曾经,我很厌倦去演这样的反派角色,所以我停了拍戏十几年,因为每次找我都是做恶人,真的不想演,所以我就停了没接戏。

    结果,这种情绪集合起来,竟催生一部名为《奸人世家》的港片。

    

    顾名思义,就是找一群常年演“奸人”的演员,如石坚、成奎安、李兆基、何家驹等去演“好人”,连龙方都担任监制,还给自己“正名”:

    

    可惜的是,这部戏1992年就已拍成,却拖到1994年才上映,而且只放映5天就告下档,票房还不到100万港币,从而宣告了港片传统“恶人时代”的衰亡。

    为什么这么说?

    上世纪80年代,香港电影正值黄金时期,既然是“英雄辈出”的时代,自然需要有更多“恶人”来衬托“英雄”的伟岸形象,所以电影人都绞尽脑汁,让“恶人”各种无所不用其极,将“英雄”和观众都逼到忍无可忍的境地,最后来一场大快人心的“反击”,自然是英雄登上神坛之余,反派也能大红大紫。

    但到90年代,虽然“邪不胜正”仍是金科玉律,但也毋需维系“恶人衬英雄”的套路,毕竟那时,香港人眼里的“银幕英雄”如成龙、周润发、李连杰等,都已逐步赴好莱坞发展。

    “英雄”不再留守港片,又无法自我“洗白”,那就另辟蹊径。

    让“恶人”去做主角。始作俑者,又是李修贤。

    1992年,李修贤执导的《羔羊医生》,一反过往从“英雄”视角讲故事的模式,成为香港电影史上首部过千万的三级奇案电影。

    

    93年,李修贤又监制了《八仙饭店》,进一步将这种“恶人+奇案”电影发挥到极致,黄秋生更凭本片成为金像奖史上首位“三级影帝”。

    

    作为这两部戏的核心角色,任达华和黄秋生也有自己的一套“恶人”逻辑。前者就说:

    我会先搜集资料,了解案中人的性格发展、心路历程,为何会做出犯罪行为,然后再分析及投入他们的世界中。我在演绎时不会刻意强作夸张,或用恐怖表情来表达变态心理,而以自然方式去演绎,使观众投入我的角色之中,信服我做的不正常行为。

    后者呢?

    最初还是有点不惯,但当我完全投入角色中,对剧中恐怖场面不再感到恶心,演这类戏不算太难,相比喜剧,奇案片便容易得多了。

    总之,传统套路的“反派”,已随着《奸人世家》的失败而走向落寞。但取材真实,甚至比传统更禽兽不如的新型“反派”,却同时大行其道。

    “反派时代”,已更新换代。

    但当时的香港观众,真的都喜欢这样的“恶人”电影吗?其实还是争议居多:

    

    

    三观不妥,“奇案电影”风潮自然昙花一现,但港片的“传统恶人”也早已过时。新旧交替,却两败俱伤,集体落幕,“反派时代”,终告结束。

    

    千禧年前后,伴随港片市道不景,对于曾经的银幕“恶人”,我们看到的新闻多数是在内地到处走穴登台,虽然收入不复以往,但也乐得悠然。

    但再过几年,我们看到的新闻,却成了这样:

    

    

    

    

    此时,我们更是感慨,现在不止是港片的“反派时代”结束,而是连“反派”都所剩无几了。光看这张照片,我们是否记得,从何时开始,就只能眼睁睁地看自己失去了石坚、成奎安、何家驹、龙方和李兆基了呢?

    

    再见,基哥。谢谢,那些曾经让大家“心惊肉跳”的港片“恶人”们。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上海快3 江苏快3 贵州快3 内蒙古快3 贵州快3 上海快3 吉林快3 湖北快3 甘肃快3 上海快3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