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prprprpr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仁王》和《只狼》中的剑道知识
1851 次点击
1 个回复
prprprpr 于 2019/7/8 22:11:2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游戏天地
    提到《仁王》和《只狼》这两个游戏,它们给大多数玩家留下的,一定是被“一剪梅”和“死”字支配的恐惧。围绕这两个游戏的讨论,基本也围绕着背景设定,剧情分析,动作打击感等方面展开。另一方面,这两个游戏也实实在在借鉴和参考了大量剑道运动的知识和动作,但很少有人从这个角度进行解读。

    在初代《仁王》刚发行的时候,笔者就想写这样一篇文章,无奈彼时我还只是刚学会穿护具的萌新,妄不敢误人子弟。此时我的剑道依然打得很烂,但侥幸多了一些理论见解。所以这次通过对比这两个游戏和剑道之间的联系,做一些科普性的讲解。由于笔者学的是有固定运动器具和严格规则的剑道运动,对于各种古流、居合道和兵击并未涉猎,本篇文章所有解释,均从剑道这项普及度较高的运动的角度出发。

    剑道从日本的传武发展而来,经过各个时代的演变和改进,成为了一项在全日本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竞技运动。剑道说白了就是一项类似于篮球、乒乓球的竞技体育,虽说有“道”的成分,也保留了传统的段位认证体系。但正是因为其竞技体育的特质,让剑道在世界广为传播。

    每三年一届的世锦赛,代表世界最高水准的全日本剑道选手权大会,以及最青春最热血的高中生“玉龙旗”(类似于棒球的“甲子园”),这些比赛均是展示剑道精彩魅力的舞台。日本社会对剑道水平高的人认可程度很高,能在日本剑道届打出名堂的年轻人,基本都可以顺利应招当上警察吃公家饭。每年日锦赛最顶尖的选手,也大多数来自警视厅或各县警察。

    《仁王》里训练时穿着的衣服基本接近于现代的剑道服,看起来还是最贵的正蓝染面料。现代剑道服的袴是左两个摺右三个摺一共五个分别代表仁义礼智信,这一点在《仁王》的建模里没有体现

    剑道比赛被称为“稽古”,稽古有着十分严格的判分标准,得分部位只有头上的“面”、右手“甲手”(左手举起来时打左手甲手有效)、腰间的“胴”,以及“刺喉”,其余没有护具保护的部位被打到均不算得分,而且还很痛。

    剑道不像击剑,碰到有效部位触发电子感应就算得本,而是起动、逼入、打击动作、“气剑体”一致的打击完成,击中后完整的脱离残心,这些要素缺一不可,再加上三个裁判有两个举同样颜色的旗,OK这才能算一本。

    白方宫崎正裕击中红方山中洋介的面,从剑尖接触到逼破对方防守再到击打时机都抓得相当完美

    慢动作可以更好的看清这次强势进攻是如何从攻破防线到完成有效一击的

    红方西村英久在对手刚要抬手进攻时抓住破绽击中甲手得本

    红方国友錬太朗架开对手冲面的竹剑顺势打中胴

    分别是对中段的双手刺喉和中段对上段的单手刺喉,刺击是最难得本的进攻方式没有之一

    所谓“气剑体”一致指的是“剑”在击中有效部位时,“体态”要完整跟上,同时要发出正确的“气合”,即击中“面”同时要大喊“men!”,击中甲手喊“kote!”,击中胴大喊“do!”,刺中喉咙大喊“tsuki!”。剑道要求还原冷兵器一击杀死对手的力量,得本必须有充分的打击效果。裁判会根据你的打击时机,击中后的声音,竹剑的弯曲等综合判断是否满足一本,因此“气剑体”三者缺一不可,否则难以判本,当然黑哨除外。弓着身体去偷手偷脚这种兵击常用技巧在剑道规则里是不被认可的。

    非有效部位没有护具保护,被打到有多痛,我们可以通过这张图想象一下

    简单介绍完剑道我们把重心放到游戏上,先从《仁王》开始,可以说《仁王》里的整个战斗系统,都是围绕剑道的概念设定的。《仁王》的初始武器为打刀,最容易上手也是大多数玩家第一次通关的首选武器。剑道使用的竹剑,也是模拟打刀的结构,敲到人有弹性不痛,经久耐用,击中有效部位的声音和视觉效果还很好,有利于裁判给分。

    摘自武道修行录

    竹剑由四片长度相同的竹片拼接,外包牛皮和弦固定,不同原材料和工艺制成的竹剑价格不同,也有据说永远打不坏但很容易打坏的高逼格碳纤维剑。正规比赛对竹剑的重量和尺寸严格控制,检剑不仔细也会让一些作弊减重量的小技巧蒙混过关。作为生活拮据的剑士,了解竹剑结构,自行修理竹剑是基本技能。

    竹剑击打得分的部位必须是前端四分之一左右的“物打”,打得太浅剑尖点到,或者打得太深都不能得本。这也符合古剑技的剑理,前端部位一定是攻击距离最远斩击速度最快的位置。

    另《仁王》里道场训练使用的木刀,和剑道里使用的木刀完全一致。只是木刀并不会在比赛中使用(木刀比竹剑硬,会打出脑震荡的)。木刀用于打“九型十三刀”和“剑道型”,即类似于军体拳的一种配合演练,有助于帮助理解剑理。

    在《仁王》里,下中上三段构型分别对应着轻中重三中攻击风格。在剑道里,构型也是非常重要的基础。除了上段、中段、下段,还有肋构、八相、平青眼等构型。

    

    中段是《仁王》最平衡最全面的进攻风格,在剑道中又叫常之构、人之构,也是剑道中练习人数最多,最万金油的构型。但《仁王》里的中段架构站立时有点类似于霞构,跑动时又像八相,也有可能是某种古流。在古战场这种混乱的环境,很有可能遇到一对多的情况,《仁王》这种可以切换攻击方向的姿势有利于观察和应对四周的敌人。

    和《仁王》不同的是,剑道比赛只需集中精力对付面前唯一的对手,所以中段一定是牢牢守住中线,直指对方喉咙。这样既方便通过竹剑判断对手距离,也可以通过剑尖相交与挤碰感受对方的意图。进攻时找到破绽破坏对方的中线,或者防守对方的进攻都可以很快做出反应,甚至打出应对技。文章开头那几个得本的动图皆是中段。

    《仁王》的上段转中段,这种大开大合的招式在比赛中并不适用,因为得本制敌的只需要在最快的时机完成一击,所以出手一定力求最迅速最准确

    上段在《仁王》中是一种重攻击模式,用来砍鬼角出硬直有奇效。这个构型和剑道中的左上段完全一样。上段又叫天之构、火之构,和《仁王》不同在于,上段在剑道中是一种比中段更快的进攻方式。要击中对方的面,从中段到面需要先举剑再落下,上段只需要落下一个动作。且上段可以单手甩出去,比中段更能从远处击中对手,更有威慑力。

    上段是一种舍弃防守只求进攻的构型,通过攻击距离优势压迫对方不敢逼近,即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但贸然一剑打空,攻击后摇大,浑身破绽都会露出来。一般来说上段更适合体型高大的人练,并不是说矮的人打不了上段。一方面上段对臂力要求高,身子高臂展长的人更能发挥上段攻击距离长的优势,另一方面,上段时喉咙和两腰是暴露出来的,个矮的人举上段更容易被刺喉,都被刺得怀疑人生,矮上段就淘汰了。

    《仁王》上段的第一招和“剑道型”里上段的第一招一模一样,是为了模拟将敌人从头到脚劈开的感觉

    剑道比赛的上段为了追求一部到位,只需迅速击中得分点即可,就不需要将力量从头贯到底,况且收不回力更容易被打反击

    应对上段就不要老老实实摆中段,否则会被对方从剑到头直接劈开。将中段的剑尖往右移,指向上段对手的左眼和左手,这种变体构型叫平青眼,可以稍微有效防止上段的打面和打甲手。

    在更早的规则里,剑道刺胸是可以得本的,这样对于门户大开的上段来说,更没有生存空间。刺胸规则被取消,一方面也是为了竞技体育的观赏性所考虑,就像乒乓球改大球增加回合数,NBA 限制24秒进攻一样,是竞技体育适应时代发展的体现。剑道也在这些发展中和古流区分开来,实战性渐渐被消解。

    《仁王》的下段速度快,可以一直砍到精力槽用光。剑道里的下段叫做地之构、守之构,但剑道不像薙刀允许打腿,这个构型也基本不会出现在比赛中了。只有在考段时的剑道型考试中,下段会作为一种需理解的套路出现。

    

    剑道考段分“笔试”、“稽古”和“剑道型”三个部分,笔试提前抄好答案就能通过(误),稽古后边慢慢说,剑道型说白了就是打套路,双方拿着木刀一方表演进攻一方表演应对。两个演员配合好,考官觉得他们对动作的理解到位了,就能在名字上得个圈圈。因此剑道型里会出现很多古剑术流传下来的技巧,也包含各种在比赛稽古上见不到的构型,这些构型或许以前有不少人用,但在比赛中都打不过中段、上段和二刀,因此也被淘汰。打到冠军的也至今只有中段这个最基础也是学习的人最多的构型。

    左上段对右上段,区别在于哪只脚在前

    

    

    

    

    像把剑藏在身后,不让对手看见,这个构型叫脇构,也叫拖刀、阳之构。在古代的真剑胜负中,拖刀能隐藏自己剑的长度而让对手被迷惑。而比赛稽古中,大家都是标准的3尺9寸长竹剑,这个构型也失去了用处。

    另外像把剑抗在肩膀上的八相,也叫阴之构,八相顾名思义,这个构型可以应对四面八方的敌人,因为方便随时切换为别的构型。比赛中只有一个对手的情形,也不是不可以举八相,但必须完整变为中段或上段后再打击才有效,也没多大实用。

    《仁王》里学会“流转”技能后,活用转换构型可最大化利用精力槽

    关于构型最后说到二刀,《仁王》里的二刀实在是破坏平衡性,野风转转乐加流水推土机基本就能无脑通关。如果说打刀还比较还原现实,二刀实在就是超级系的演绎了。

    剑道里也有二刀,而且是最帅也最难练的构型。正二刀左手短刀右手长刀,逆二刀则相反,在应对不同环境时又有不同握姿。二刀要求握长刀的单手能达到双手的力量与速度,短刀的另一只手还得兼顾防守和破坏对方构型,对步伐的要求也非常高。二刀作为攻守兼备的构型,打得好的二刀选手凤毛麟角。

    这是去年世锦赛中国最强二刀选手秒杀阿根廷选手的两本

    二刀要打出《仁王》那种太鼓达人的效果也不是不可以,我就这么被虐过。但如果对手只是想娱乐你,没有先先拉开距离再进攻也没有做出残心是无法被判本的。

    《仁王》里另一个非常重要的系统是“残心”,残心不会用,精力槽很快掉光光。而在高手手中,活用残心能将输出最大化。残心这个名词听上去非常酷,但在剑道中,也是基本得不能再基本的要素了。

    

    剑道里的残心指的是在完成一次进攻后,必须马上脱离到对手无法追击的距离,并立刻回到正确的构型逼迫对手,警惕对手有没有死透,若对手还能反抗,需能马上做出补刀,这样的态度;或者是完成一次进攻后,需能用身体压迫住对手的进攻意图,让对手无法还击。即使前面的动作做得再漂亮,打击时机和位置也十分正确,如果残心做不好,或者吊儿郎当放松警惕,裁判也很难给本。

    这是剑道型第一式,左方上段一击挥空,右方上段在使用拔击技击中对方后,先是剑尖指着对手眉心确认是否死透,再回到上段的进攻姿势,这就是正确的残心应有的态度

    下面再说到《只狼》,虽然《只狼》没有明显体现剑道里的各种构型,也没有残心系统。但《只狼》才是完完整整还原了剑道稽古精髓的游戏。

    剑道比赛讲究舍身一击。在比赛中,可能因为实力差距过大,10秒钟就被啪啪两本打下场,也有可能双方你来我往的试探和打击,半个小时都难以决出一本胜负。得本的那一击,三个裁判同时亮旗,正是《只狼》里捅穿红点的那一下。

    

    《只狼》的游戏机制是鼓励进攻,要想杀死对手,必须先打崩对手架势槽。而从涨满架势槽到亮出红点的过程,和剑道里最重要也最难理解的“攻め(读作seme)”一脉相承。

    简单来说,seme 这个概念指的是从准备进攻到进攻完成之间的一个或一系列动作。这个动作能引导你做出最终的有效的打击。seme 可以是守住中线,向前逼近对手时,逼破对方的防线,顺利打出一击;也可以是干扰对方的防守,在对手露出破绽时果断打中一本;亦或是破坏对方的体态,在对方体态崩坏无法应对时果断击中对手;更高级的 seme,是欺骗对手贸然打击,还他一个应对技;广义的说,疯狂地冲击对手的面,在对手习惯你的节奏时突然偷个甲手或逆胴,也算 seme。

    所有的 seme,都是为最终裁判所认可的那一本所准备。

    剑道不存在“双杀”这样的规则,即使你以很正的面技打中对手,只要对手牢牢守住中线,并用剑尖抵住你的身体,你也不算得本。因为如果是真刀,你在击中你的同时自己也被捅死了。通过 seme 破坏对手的中线,制造破绽再打出一击在裁判的眼里尤为重要。这也和《只狼》里要得本必须先打崩对手的架势槽完全一样的道理。

    

    写作“危”读作“白给”,这种设定完全对应剑道里的应对技。应对技包括出端技、拔击技、返技、擦击技、扫击技等等,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好的应对技,裁判是能看出来你在骗对方或者迫使对方出手再应对的。因此在和高段位稽古时,被对方气势逼得不得不出手,顺手挨一个反击是常态。

    宫崎正裕用的应对技中的“返技”,在对方打小手面连击时宫崎仿佛看到了一个“危”字,然后用竹剑架开对方攻击的同时旋转竹剑顺势打中甲手。虽然对方后续也打中了宫崎的面,但按照剑理来说,如果是真刀,对方的手已经先被斩断无法攻击了。作为取得过六届全日本选手权冠军的宫崎正裕,被剑道届誉为“战神”

    像《只狼》这种拼刀打铁的打法对剑的伤害是很大的,真正的古代武士怕没人舍得这么用剑。不管是打刀还是竹剑,应对别人的攻击更多的是用卸力的办法而不是正面碰撞。这就涉及到武士刀的外形设计。

    

    打刀的刀刃两侧有个凸起的钝角结构,叫做镐。用这两侧的钝角去挤碰对手的武器,格挡或卸力都比较适合。而刀刃作为最锋利又脆弱的部位,直接硬碰硬很容易砍出缺口甚至让刀断裂,这个部位也常常需要武士们花最多心思去修复。

    竹剑模拟打刀的结构,在中后部有段直径膨胀的竹节部位,叫做胴张。剑道稽古时,这段部位也最适合用来防守和做应对技。

    作为卑鄙的忍者,我们玩家在《只狼》里当然是拜年剑法仙峰脚,灰团鞭炮傀儡术,什么够贱用什么。但被誉为剑圣的苇名一心所开设的道馆,那可是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剑道馆。

    

    右脚在前,左脚在后,身体挺直,剑指喉咙,双臂夹紧,后脚发力。这个完全标准的比赛刺喉动作,完全让我怀疑这些蓝衣前辈们的动作模组就是让剑道选手来做的动作捕捉。

    剑道型一本目,考剑道型时动作做这么标准考官不可能不让过

    基础训练中最基础的“切返”练习

    《只狼》中的“切返”是剑道训练中的“切返”的简化版。切返有利于形成肌肉记忆,能综合练习正确的打击角度和姿势以及气合等等。

    《只狼》中拿到苇名流后,学习的第一个技能就是剑道里标准的大动作打面,而游戏里大动作面打得最标准的就是修罗结局的老年一心了。像巴流的飞浮渡舟这样骚气但不站稳脚跟的技能,在剑道比赛中这么玩,只需一顶就能被掀翻。正确的姿态和态度,还是得向苇名流的蓝衣前辈和老年一心请教。

    老年一心还会一招源自于合气道的摔人动作,当然真实的合气道不会反牛顿摔得这么高

    日本剑道越打到高段,越是心态上的较量而非体能上的较量。规则限制下即使体能再强,面对丝毫不露出破绽的高段老师,博弈又骗不过对方,很难打出有效的一本。老年一心可以说就是八段老剑士的真实写照。

    有趣的是,和实力差距很大的高段位老先生稽古时,常常会是这样的画面:

    高段先生稳稳握住中段,低段无论如何也打不到他,因为抢不过高段的中线,也可以解释为 seme 不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直接打击,自己的竹剑很容易顺着高段的竹剑划向侧方,力道被卸开的同时体态崩坏,而且抬手进攻意味着已经露出破绽,低段很容易被高段后发先至。

    这时候高段会握着竹剑指着低段一点一点逼近,低段有两种选择:一、被逼得不断往后退,直到退出边界犯规;二、不行啊不能再退啦一定要打出去,在这个念头一动,打击姿势还没做完的时候,高段的剑就先打到低段了。

    当然这只是各种剑道打法中比较养生的一种,要是看高中生的玉龙旗的比赛,各种热血碰撞,火花四射,只会有比《只狼》里的打铁更快更精彩。

    变秃不一定变强这些年轻人去打高段位先生一样打不过,因为那些老油条们才不会和年轻小伙子刚正面,他们最喜欢等年轻人把体力瞎耗光后慢慢收拾。日本体育生必须理光头,但玉龙旗≠光头【手动滑稽】

    最后免费赠送一段 Q & A:

    在哪里可以学剑道?

    国内的话,不少省会城市和沿海发达城市都有道馆,但师资力量参差不齐,为了避免打广告的嫌疑也不作推荐。如果想长远发展,尽量选择能够考段,并且段位证能被国际剑联认可的道馆。总的来说剑道相对跆拳道空手道在国内小众很多,道馆也不好找。留学党的话,发达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大城市基本都有道馆,水平还都很高。至于日本和韩国,那就更不用说,去感受被小学生吊打的实力差距吧。

    剑道馆里有萌妹子吗?

    抱着这种心态去剑道馆的,会被强悍的师姐们花式劝退的(也有可能是女装大佬)。剑道馆虽然提供了一个相对不贵且逼格较高的社交场所。但如果只是抱着社交的目的很难走远,也很难体会到剑道真正的乐趣。100个人练剑道,80个人上甲前就放弃了,剩下的20个人可能考到初段,坚持到二段的人不到10个,三段不到5个,能过四段的可能就剩1个了。坚持练到最后的,我们道馆也有好几对前辈终成眷属。我们的馆长和教练,正是剑道圈子里最著名的神雕侠侣。这么说的话,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们是谁了。

    学剑道容易受伤吗?

    剑道是一项竞技体育,和篮球足球一样都有运动风险。在我所见到和听到的伤病里,包括但不限于:膝盖半月板磨损、十字韧带撕裂、跟腱拉断、肋骨被撞断、摔出脑震荡、耳膜被打破、竹剑断掉后戳穿对手手掌,等等等等。但是,相对来说,作为一项有护具的运动,只要规范练习,做好热身,剑道还是比篮球足球安全的。

    学剑道可以防身吗?/剑道实战性强吗?

    再次强调,剑道是一项竞技体育,强生健体的作用是有的,磨炼自己的意志也是有可能的,但学了并不能保护自己,更不能用来匡扶正义。剑道有着完善的规则,标准的护具和器械,是一项能把身体素质差距缩到最小的运动。不像拳击比赛,轻量级几乎不可能和重量级对打,剑道可以缩短这种差距,弱小的人也能凭借技巧和经验吊打铁憨憨。

    但前提仅限于比赛稽古,是在安全的环境下,有保留,有规则,无紧迫感,无杀意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不是真正的你死我活的对抗。在不考虑各种附加条件下,公平的街头斗殴中,学过剑道的人,在体能、反应、速度、距离感方面或许比普通的街娃儿强一些。但在真正遇到危险情况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训练量根本不足以弥补体能之间的差距,只能让头脑发热的人死得更惨。事实上练好是四百米才是最有用的防身术。

    学剑道可以减肥吗?

    剑道是一项体能消耗极大的运动,尤其是练到上甲的水平开始进行稽古训练后。经常会被练得第二天早上躺在床上哀叫,每一块肌肉仿佛都被分离的感觉。但指望打了剑就可以减肥,就像指望喝减肥茶减肥一样玄学。良好的饮食习惯,正确的生活作息,坚持适量的运动,可以减肥。

    我已经奔三/奔四/奔五了,还来得及学剑道吗?

    剑道正是一项能打一辈子的运动。在日本好多七八十岁的老头混到了七段,还在为八段所努力。越是练到高段位,剑道越是一项简化的运动。剑尖相交时更多的是心态之间的较量,感受到对手心态破绽之时,就能以最简单的动作击中对方。香港有一位叫黎富恩的七段剑士——绰号“龟仙人”的色老头。他从三十几岁才开始练剑道,如今已经是中国剑道届资历最老的流氓了。然而这位六七十岁身高目测160公分的老前辈来我们道馆交流时能和几十个人打满全场,和他稽古时我甚至一剑都碰不到他。

    日本学剑道的很多都是娃娃功,年纪大的人虽然不能像打玉龙旗的高中生一样,磕了刚幹糖上去就是拼血槽,但也能在潜移默化的训练中,打出剑圣苇名一心那样完美的正击面。(迫真)

转自机核网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作者:Stitch四弦琴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安徽快3 贵州快3 北京快3 福建快3 江苏快3 甘肃快3 江苏快3 贵州快3 河南快3 吉林快3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